不洗白客观谈谈这个刚被封杀的天王演技联想起庭审时对方律师提出的,他在片场常吸毒酗酒,导致电影表演体现了神经质的一面,还有德普前女友Barkin说德普因吸食药物、在拍摄现场失控等细节。

  也不想分辨一场失败婚姻的谁是谁非(虽然上图中没人在这里获胜的点赞只有寥寥101条,但这句可能更贴近离婚的真相)。

  这些年网友发现,德普大哥的演技开始呈现单一重复的特征,德普2003年演了船长之后就没离开过这个角色。

  认识德普最早的人是中国70、80后,第一印象是导演蒂姆·波顿的《剪刀手爱德华》。

  这顶帽子,强化了角色的一些矛盾气质,如恐怖与天真、冷酷与深情,它们奇迹般地并存共生着。

  对比当年主流好莱坞电影,他显得如此非主流,非常容易被同样孤独、渴望存在的青少年记住。

  但也因这种特殊性,此后的德普不会奢望靠复制这种表演经验来获取成功,毕竟,怪人的成长不是主流。

  这部片里,德普饰演的男生萨姆有一顶正常的帽子,帽子下的人乍看青春俊秀,人见人爱。

  因为类似的孤独感,他要摘下客套的帽子,露出同样不正常的本相,和琼坠入爱河但随着剧情深入,摘下帽子的德普,开始出现了一些多余的演技。

  德普这阶段的微表情,已可以吊打国内挤眉弄眼的诸多偶像派演员,但对他而言这只是开始。

  演技派如《帕特森》的亚当·德莱佛,或《唯爱永生》的抖森,或《破碎之花》里的老戏骨比尔·莫瑞,一律都是面瘫式表演。

  加上奇怪的吞咽(又出现了),还有眼神的高速摇摆是之前帽子试图遮掩的那一套。

  当年很多影评人解释为,这完美呈现了角色内心的不安但也许,就是德普天生自带的不安,才让贾木许选了他。

  这个杀人犯,杀起人来是多么与众不同,他没有套路那些常见的冷酷、冷静、残忍,反而演出了文艺范的当场晕厥。

  这个文弱的会计师,需要从杀人潜逃、受伤获救演到被通缉追杀,继而成为老练杀手他的表演,需要的不是杀手的专业,而是普通人的悲伤和迷失。

  这样就能表现杀手的冷血、对死亡的漠视、对生灵消亡的困惑等等。

  粗算一下,他主演的电影中有23部有帽子元素,如果加上装饰性帽子和客串,还可以多十几部。

  本色与百变,常用来区别两类演员,不用怀疑本色演出的精彩,好莱坞一直存在很多本色大咖,如罗伯特·德尼罗,不同作品中的他,有着大量浓烈的意大利式身体语言,常出现黑色与幽默交织的类似气质。

  如果仔细分辨,在大气质的前提下,德尼罗常有很多细小的微操,让角色各具特色,这是他不可替代的高明之处。

  为A附加上不同的帽子B、C、D这样就出现了新的组合方式。

  当德普戴上了第二顶、第三顶、第四顶他就用相似的表情系统,制造了不同的角色。

  你一定发现了,德普更适合非现实角色,这一类被幻想的角色相当渴求他的表情,毕竟现实里没机会。

  帽子负责演军人,而斯科特演出了军人之外的部分,巴顿的骄傲,巴顿的偏见,巴顿的执拗一个综合的巴顿个性。

  准确说,是一个酗酒、屡次想放弃人生的摄影师又有点本色了。

  这是《黑色弥撒》里的黑帮老大,原型人物是美国十大通缉犯之一的詹姆斯·巴尔杰。

  帽子下那只胆怯、敏感的小兔,大家早习惯了,不在乎换的是汤而不是药

  兰花指、烟熏妆、小扭捏在商业包装下,它们成了角色全方位的、时髦的中性特征,迷得观众们不要不要的。

  这是德普与角色的完美统一,比史上任一次都完美,虽然《Dead Man》也高度统一,但明显走得不够远。

  观众是一条大船,票房是一艘大舰,德普用自己本色的荒诞拉动了现实。不正常的逻辑,再一次掏空了正常人的口袋,这真的了不起,比他演过的任何文艺片都了不起。

  绕过了一大摞不值钱的caps,Captain Jack终于找到了藏宝湾。

  从《理发师陶德》到《断头谷》,都是最该戴帽子的场合与时代(十八世纪),但德普就不戴。

  口香糖不是什么高明点子,因为用滥了,欧美黑帮片里常见,只要用来表达角色的不羁、镇定、老练都ok。

  为了避免和老戏骨飙戏的被动,德普需要节奏,嚼来嚼去,就有了属于角色自我的节奏。

  庭审中,德普正常端坐的种种表现,既可以理解成类型片,也可以说他拿出了人生中最严肃认真的一面,那个A面。

  A面,负责做自己就好,用平稳反省的声音,说出自己的脆弱、敏感、自责

  就像当年,与《剪刀手爱德华》女主薇诺娜·瑞德分手后,德普将纹身WINONA FOREVER(永远的薇诺娜),改成WINO FOREVER(永远做酒鬼)。